• <code id="ywwke"><menu id="ywwke"></menu></code><strong id="ywwke"><sup id="ywwke"></sup></strong>
    <menu id="ywwke"><label id="ywwke"></label></menu>
  • 当前位置: 心雅首页 >小小说 >乡土小说 > 【编辑推荐】

    郭城摔面传奇(之六)

   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:[ ] 时间:2018年09月12日 06:37 来源: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:都市耕牧人 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

    第五回:国英设计捉姜善,连江摔面欲劫人

    1933年初,于国英被国民党山东省委任命为郭城四区区长,并兼任海阳武装教练,“七七事变”后他又组建?#35828;?#22235;常备队并兼队长坚持抗日,这是后事这里不提。

    于国英何许人也?于国英,字次珍,1909年2月16日出生于海阳郭城村,烟台八中毕业。19岁结业于烟台军校,之后在威海任教,1930年在周村稽查处任武装教练。

    郭城是海阳四区,四区统辖着高家、朱吴、郭城等地,区公所所在地就在郭城,这里也是于国英的老家。于国英上任四区区长的时候,正是海阳、莱阳、牟平一带共产党人活动较为频繁的时候,而?#19994;?#19979;武装力量也在逐渐成长起来。此时,蒋介石正在两湖两广、江西福建等南方各地大力围剿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,并且下令北方各省也要严加围剿共产党及其武装。于国英在这个时候上任各职,那么他的主要任务也就是对共产党及其武装力量进行围剿了。

    一天中午,于国英带着他的区中队来到了于永的“郭城摔面馆?#20445;?#35828;是带着官兵来品尝一下郭城摔面,吃完了饭要去执行任务,让于永麻利地摔面,别耽搁了大事。当时,于挺河也在这个“郭城摔面馆”里跟于?#32769;辛模?#20110;是于永就让于挺河帮忙烧火。

    在摔面过程中,于永听到区中队队副于善坤在?#37027;?#23545;另一个队员讲啥子“姜善这下子可是跑不了”之类的话。于永心里一惊:区中队莫非是要去捉姜善兄弟?于是,于永来到烧锅跟前,?#37027;?#23545;于挺河说:“赶快去告诉姜善兄弟,区中队要去捉他!”于挺河急忙走掉了,向王家庄奔去给姜善兄弟报信去了。这里,于永不紧不慢地一边摔面,一边调做着卤汤,尽力拖延着时间

    于国英的区中队吃完了郭城摔面后,便集合队伍向王家庄扑去,?#19978;?#32780;知,其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

    原来王家庄有人向于国英告密来了,说姜善在村里组织老百姓抗捐抗税,并且与牟平一些人往来密?#26657;?#26497;像是共党分子,这才让于国英兴师动众地去捉拿姜善。姜善在得到了于挺河的及时报信后,迅速出走王家庄村,去牟平县城里躲过了一劫,从此更加谨慎小心,?#35805;?#19981;会在白天里回到王家庄村,?#35789;?a href='http://www.ujnz.tw/zhuanti/yeli/index.html' target='_blank'>夜里回家一次两次?#27169;?#20063;都是晚回早走。这样,让于国英的队伍几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,一次一次扑空。于是,于国英不再组织人去捉拿姜善了,这事儿好像就?#32469;?#24687;鼓了。

    过了有接近两个月的时间,姜善也放松了警惕性,回到了王家庄。一天,姜善的干儿子于丙午提了几瓶酒和点心来看他了,爷俩谈风生,谈得十分地投机。吃饭的时间,姜善刚刚端起饭碗,不想于丙午突然从腰里掏出?#35805;?#25163;枪?#36214;?#20102;姜善的脑门子上,这小子恶狠狠地吼道:“你敢动一动,老子就开枪打死你!”说罢,将另一只手的中?#24178;?#36827;嘴里打了一个凄厉的口哨,立时涌进十几个早已埋伏在外的区中队的队员,将姜善五花大绑起来。这时,于国英从外面踱进屋里,呵呵一,说道:“姜善,你躲过了初一,还能躲过十五吗?记着吧,再好的狐狸,也是斗不过好猎手?#27169; ?#35828;完,?#35805;?#25163;,让他的手下押走了姜善。

    原来,捉拿姜善扑空之后,于国英改变了战术,停止了捉拿姜善,他要?#28304;?#26469;麻痹姜善,达到捉拿姜善的目的。在这期间,于国英了解到姜善有个干儿子叫于丙午,于是将于丙午捉到郭城四区区公所。

    这天,于国英派手下将于丙午五花大绑地带到了刑讯室,他指着那些各种各样的刑具,阴阴地说道:“于丙午,你知罪吗?”

    于丙午吓得战战兢兢,早已是大汗淋漓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区区区……区长大大……大人,俺?#22330;?#20474;没没……?#29615;?#21861;法啊……”

    “?#29615;?#21861;法?”于国英突然大吼一声,“你私通共党,还敢说?#29615;?#21861;法?!”

    闻听?#25628;裕?#20110;丙午扑通一下子跪在了于国英的面前,连声大呼:“冤枉啊,区长大人,冤枉啊,俺可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啊!”

    于国英单刀直入地说道:“区政府怎么会冤枉你?王家庄的姜善是共党分子,你又是姜善的干儿子,你不是私通共党那谁又是呢?”

    “区长大人,俺可不知姜善是共党啊!”于丙午磕头如捣蒜地说,“那是俺小的时候,俺爹给俺认的干爹啊,俺爹也死了五六年了,俺压根儿不知他是共党分子啊,区长大人 啊!”

    于国英一看这个于丙午就知道这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,心里更加有数了,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一大半了。于是,于国英说道:“你是不是共党分子,就看你的表现了,要想活命,就得听从本区长的话了!”

    于丙午闻听?#25628;裕?#31435;即连磕几个响头说道:“只要区长大人饶俺一命,?#25104;?#37117;听区长大?#35828;模 ?

    ……

    就这样,于国英软硬兼施,将于丙午收在自己的手下,委以一个小官儿,并应承捉到了姜善之后给予重?#20572;?#20110;是这才出现了姜善被于丙午吃饭时用手枪?#36214;蛄四?#38376;子的事情。

    姜善被于国英捉进区公所之后,用尽了刑法,也没能从他的口里掏出点有用的东西,无奈之下,于国英只好决定把姜善全副武装地押送到海阳县城凤城。

    从郭城去县城有东西?#25945;?#36335;可走,走西线经过朱吴,这里隔莱阳的万第镇近,共产党活动频繁,遭到伏击抢走姜善的可能性大;走东线,经过高家、盘石店、留格,路途远,翻山越岭,但是保险系数大。于国英决定押送姜善去县城走东线,于是他们用铁?#30475;?#36879;了姜善的千金骨,把姜善绑在了前后有骡马驮起的舢子(形似一?#32440;?#23376;)上,并且动用了荷枪实弹的一个区中队的兵力来押送。

  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    押解姜善去县城凤城的头?#25945;歟?#20110;永的“郭城摔面馆”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,男的四十多岁,女的二十出头,打听于善民。于永和于挺河问他们来找于善民干啥,来人说听人说于善民京胡拉得好,是来拜访的。于挺河心生一计,对来人说道:“原来如此啊,走,俺带你们去找于善民!”

    于善民何许人也?于善民1912年生于郭城村,从小失明。他的父亲叫于?#20040;ǎ?#23478;境殷实,因而他从小听留声机长大。于善民拜同村的孙吉宝为拉?#19994;?#21551;蒙老师,积极好学,刻苦钻?#26657;?#23545;?#38750;绕?#26159;?#25918;?#20140;剧?#38750;?#21313;分通熟,对京胡、二胡、锣鼓、戏剧场次无所不通,无所不晓。于国英上任四区区长后,一是爱才心?#26657;?#20108;是动了怜悯之心,于是将于善民调来区公所专门?#35789;?a href='http://www.ujnz.tw/zhuanti/dianhua/index.html' target='_blank'>电话总机,让他自食其力。

    原来来人都是万第镇的人,那女的?#22995;?#21326;,是万第戏班的一个著名的旦角,她的拿手好戏是唱?#25918;上貳队?#23449;锋》,遗憾的是配?#19994;?#19981;精,所以她便与爹爹前来拜见于善民。

    于挺河自报奋勇带赵华父女去区公所找于善民只有他的打算,他想借此机会?#25945;?#23004;善的情况。于挺河带着赵华父女来到了区公所,站岗的通报了情况后,于国英说区公所是政府和军事重地不允许闲人随便乱进,再说过?#25945;?#23601;要把共党分子姜善押解?#36739;?#22478;,以防节外生枝,于是就让于善民走出了区公所。于挺河从于善民的嘴里了解到了于国英准备过?#25945;?#23601;把姜善走东线押解?#36739;?#22478;的情况,心中大喜,他把于善民和赵华父女领到了于永的“郭城摔面馆?#20445;?#33258;己立即动身去了蜜蜂涧找于连江商议如何解救姜善去了。于善民在“郭城摔面馆”里,为赵华的?#25918;?#21809;段?#38431;?#23449;锋?#25918;?#20102;弦,两个人配合得真叫个天衣无缝,?#21152;?#30456;见恨晚的感慨。赵华在这里要请于善民的?#20572;?#20110;善民说到了俺家里哪里有让客人?#21697;?#30340;道理,于是他做东请赵华父女第一次吃到了正宗的郭城摔面,他们的故事就此打住,以后再述。

    于挺河?#19994;?#20102;于连江,两人商讨好了解救姜善的行动计划,于第二天就去了高家,在“二先生”的“洪兴客栈”住了下来,他们让“二先生”的四弟找来了高地,四个人秘密制定了解救姜善的具体计划。

    第二天,西石?#32456;?#22909;赶山,于连江、于挺河、“二先生”的四弟、高地等人做了简单的化?#20445;?#21483;上了十几个同门练武术的年轻师弟,在郭城去县城途?#27573;?#30707;现的道路上拉起帐篷,开始了摔面。之前,于连江对“二先生”和孙老拳师说他们几个师兄弟准备去西石现趁着赶山摔面挣两个钱,背地里却告诉师兄弟?#19988;?#21435;抢一个兄弟,人人都不?#35760;?#20030;妄动,一切听他的指挥行事。

    于连江等人摔面的地点就设在西石现北山赶山的下面,赶山的人山人海,四邻八乡的人来品尝郭城摔面的很多很多,络绎不绝。于连江、“二先生”的四弟、高地轮番上阵,手里舞弄着面团,三拉四摔,长长?#36214;?#30340;面条就摔出来了。支在道路中间?#29287;?#21475;大锅,炉火正旺,?#32469;?#33150;腾,一阵阵?#27605;?#24357;漫在四周的半空中,沁人心脾。这让那些日复一日在土里刨食的庄稼人开了眼界,享受到了郭城摔面的美妙和纯香。

    中午时分,于国英的区中队押解着姜善来到了于连江他们摔面的地方。于国英骑着高头大马,全副武装,区中队几十个人也是荷枪实弹,凶神恶煞。姜善被用铁?#30475;?#36807;千金骨,铁丝绑在舢子两侧的扶杆上,双手反剪在背后捆绑着,面对凶恶的敌人,姜善不?#23478;还耍?#23041;武不屈。

    于国英看到路被一伙摔面的人给挡了,叫停了前进的区中队,他让手下提高警惕看住犯人。他跳下马来,四周察看了?#29615;?#20915;定在这儿吃午饭,于是大声喊道:?#20843;?#26159;掌柜?#27169;抗?#26469;一下!”

    “二先生”的四弟沉着地走过去,朗声说道:“客人有啥吩咐?”

    “给做四十三大碗摔面,要快!”于国英说,“不要耽搁了我们?#19979;罰 ?

    “二先生”的四弟回到于连江的身边悄声问道:?#32610;?#21150;,动手吗?”

    于连江看看于挺河,说道:“没想到于国英用这么多的兵力啊!”

    “是啊,”于挺河说,“这是咱没想到的啊!”

    “动?#32844;桑薄?#20108;先生”的四弟说,“咱突然动手,他们?#26143;?#20063;没啥大用?#27169; ?

    “别莽撞,?#22791;?#22320;说,“就是动手,也得?#20154;?#20204;吃摔面的时候。”

    于连江点点头说:“是?#27169;?#30475;看情况再说。”

    说罢,于连江迅速地点数了一下于国英的人数,于国英手下有四十个兵,两个赶舢子的庄稼人,他们四十三个人,就要了四十三碗摔面,这就说明了于国英没打算让姜善吃饭。于是,于连江心生一计,对于挺河、“二先生”的四弟、高地三人说道:“一切听俺?#27169;?#35760;住了,?#25345;?#35201;一摔碗,马?#38386;?#21160;,高地兄弟一定要先控制住于国英,这就?#26143;?#36156;先擒王!”

    于连江布置完了就吩咐?#36758;?#25684;面,于是他和“二先生”的四弟、高地三人霹雳啪啪地开始摔面,不大的功夫,面条下锅,捞面,上卤,四十三碗摔面就做出来了,于国英的人要开始吃摔面了。这时,于连江高声喊道:“长官,你们都吃摔面,不给那个犯人一碗?#26376;穡?#20182;吃了今日?#27169;?#36824;不知能不能捞着吃明日?#27169;?#19981;能让他饿着啊!”

    “是啊,不能饿着他啊!”众人也都帮着喊道。

    “给他吃摔面?你去喂他吗?#31354;?#26159;吃咸盐不多管闲事不少啊!”于国英不悦地说道。

    “好,俺就做回大善人!”于连江痛快地说,“俺去喂他!”

    于连江说罢端起一碗摔面,拿起一副筷子,就?#21271;?#23004;善而去。

    被用铁?#30475;?#36807;千金骨又绑在舢子两边扶杆上、双手反剪绑着的姜善在于连江大声说话的那一刹那,就听出是于连江的声音,他放眼望去,不仅看见了于连江,还看到了于挺河,他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儿了:兄弟们这是利用摔面的机会要抢回自己啊!顿时,姜善的心里掠过一阵惊喜与温暖!但是,这种惊喜与温暖刚一掠过,他就告诫自己一定要设法阻止他们的行动,决不能让兄弟们为了救自己做一些无为的牺牲,因为于国英的实力太强大了!正当姜善思谋之际,就看见于连江端着一碗摔面?#21271;?#33258;己而来。

    于连江奔过来,站在姜善的面前,低声说道:“兄弟,您受苦了,今天我和兄弟们是来救你来?#27169; ?

    “千万不可啊!”姜善急忙说道,“?#24418;?#23454;力相差太大,不要做无为的牺牲啊!”

    “可是,俺不能眼看着兄弟你……”于连江说。

    “俺一个人死了不要紧?#27169; ?#23004;善说,“要保住兄弟?#21069;。?#36825;都是以后的革命力量啊,你我都没有权利让他们去牺牲的啊!”

    “那……”于连江犹豫着。

    “听俺一句话,兄弟!”姜善说,“保护革命力量,才能为俺报仇啊!”

    于连江含着热泪把这碗郭城摔面喂给了姜善,之后默默地走回到了兄弟们那儿。于挺河、“二先生”的四弟、高地等人围过来,于连江轻轻地摇了摇头,摆摆手,众人这才安静下来。

    几天之后,姜善在县城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了。

  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?#32440;狻?

    (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)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:http://www.ujnz.tw/wen/31546.html


   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!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。

    点击下载: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

   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,请下载该word文档,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?#25945;?您的每?#29615;?#20256;播,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?#27605;滓环?#21147;量.




  • 上一篇:郭城摔面传奇(之五)       下一篇?#22909;?#26377;了
  • 发表评论
   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?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!
    ?#27809;?#21517;:
    作者资料
    都市耕牧人 进入作者空间 发?#22303;?#35328;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:18 作者金币:0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4-06-28 08:06 最后登录:2018-09-13 06:09
    您可能也?#19981;?#36825;些文章
    河北十一选五预测